Melody

炖不动肉小师傅&吐奶狗?
坐标帝都或河北欢迎勾搭
37担 小透明脑洞大 挤不出来嘿咻咻 只想专心码字吃土
然后,谢谢你爱我

比格打印
苦于shop太大,不舍得剪杂
这个可以塞到钱包里舔!!!

旁边的姐姐说 这两个歌手离得太暧昧了吧
我只管傻笑

脑洞

傻姑爷

来自于姥爷给我从穿尿布讲到抠脚(误)现在的老故事 有改动

从前有个傻姑爷
他娶了地主家的漂亮闺女
地主不喜欢傻姑爷 因为他傻
但他闺女铁了心要嫁给傻姑爷

快过节了 漂亮闺女先回了娘家帮忙
告诉傻姑爷晚点走 穿光溜的衣服
意思让他穿绸布的
傻姑爷答应了
他打开衣柜 伸手去摸
傻姑爷手粗 摸绸布丝丝拉拉
欸呦 这也不光溜啊
傻姑爷急得直捶胸
一摸着自己的肉
傻姑爷高兴了 身上光溜啊
光着膀子就出了门
漂亮闺女叫他拣沉的挑 拿去给岳父作礼物
意思是让他拿上院里的米
傻姑爷光膀子进了院 力气大不觉得米沉
搬啥啥轻
傻姑爷急得满院转
眼睛看到两口破缸 欸呦这个沉
傻姑爷挑着两口破缸 光着膀子出了门

到了老岳父家 大家都笑他
他跟着嘿嘿笑
漂亮闺女出来了 看他衣服也不穿 还给岳父送了两口破缸 哭笑不得

回了家 漂亮闺女让他淘米
傻姑爷拿起米盆一看 白花花 水里动
欸呦 这不是蛆吗
哗全倒河里了
回家漂亮闺女看见空盆
气坏了
媳妇 那都是蛆啊
被媳妇打出了家门捞米
傻姑爷蹲在河边 把盆放水里
蛆 蛆 盆里来 我家老婆还要呢
蛆 蛆 盆里来 我家老婆还要呢



突然想写点严肃的东西
谈谈人生什么的😂
大概是活腻歪了

狂盯+知念无限认真的小表情+山田小表情+他睡着啦快吵醒!

脑洞

努力在驾校谈恋爱

帮打方向盘碰到手

帮忙拉手刹碰到手

细心在他停在坡上的时候为他踩下刹车,让他松松脚(教练车两个刹车是连着的,教练踩完全了学员就不用踩了)

装一个车伞盖住一切

个子太矮即使调近了座椅也看不到机器盖子,教练贴心地把座椅的角度拧小,说,以后记得这样调哦

安全带绑错了帮忙扯回来,结果碰到了露出来的领口

下次穿人字拖来就不要你了哦

踩油门踩到底!踩坏了算我的

上公路时挂档别看!伸手打脑袋,不舍得用力只是轻轻一下

没吃早饭?教练车里装了一箱饼干,吃吗

再为减肥不吃早饭眼花就别上我的车!

考科三模拟夜间行驶不开打灯别说你是我学生!——我是你男朋友啊~

挂倒档手故意挂不上重来好几次,只为了蹭到小教练的腿

假装怎么也挂不上倒挡,小教练帮忙使劲掰,居然掰不动,自己手理所当然放在他的手上合力折磨挡把子

教练车里永远放着怀旧老歌
PARTY!!!每天被洗脑

故意放慢速度开车,只为了和小教练坐第一排。老奸巨滑的小算盘啪啪响——教练喜欢慢不喜欢快。放慢速度一可以长一点时间接触,二可以被表扬——就是要慢慢地才好!

一对一课程,左脚会因为长时间松放紧实的离合而麻木,一般三圈就是极限了。想多练习,成为让小教练最骄傲的学员不断地练习,开了五圈,尽管完全感觉不到左脚,腿也酸痛但是一言不发。小教练一脚踩刹车拔钥匙,不许练了!我我我去洗手间!还故意慢悠悠地给自己打了一壶水。歇脚时间可以长一些

倒库是永远的痛,找不准点,找不准对应速度。陪着他练到驾校快关门,晚上直接请进家门包饺子感谢

人家贿赂教练塞红包,我家直接用美食!
极怕晒黑。第一天带了一大瓶喷雾,练一圈一次,小教练嫌太呛,扔出窗外……第二天带了防晒霜,十分钟涂一次,女子力max

去考试场地模拟,不可以带车伞小教练忘记穿防晒衣手臂被晒脱皮,拉回家涂了一堆瓶瓶罐罐

嫌弃驾校食堂难吃,自带便当🍱最开始为了减肥素食最后完全肉食……其中奥妙你懂我懂
带点火腿肠喂那里的流浪狗(这个我真的喂过,不过话说他们也分高低等啊,小狗看到大狗在前面抢都不敢来吃了)

暂时想不出来了……这篇开始慢慢写了,没准……后天就能生出来了

很多都是在驾校的亲身体会

因为有听说过教练对学员上下其手的,想着要不要加个学员对教练……的

毕竟学了开车,就可以解锁新场地了
车子咯吱咯吱响,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呢/嗯哼

【凉知】ARENA(4)说好的亚麻•狼?

嗨大家好 这里是被晒黑了的吐奶狗子

本章亚麻狼病了 嗓子哑掉 不能说话

(这个提示+这个标题 你们懂的 我不说)

我知道后面的介绍够雷……对不起恶趣味剧情需要

尽量不去OOC 可是失败了/笑 还请多多包涵/乖巧/乖巧

 人兽 & 架空 & 灵伴 & 谈恋爱不要命系列

感谢一直愿意阅读本坑的你们。

前文指路:1 2上 2下 3

@莫能逢之 让你久等啦抱歉……不过我又发糖了😂

以下正文——

不知道这样抱着狼睡了多久,知念靠着阴冷的水泥墙的头冷不丁地一沉,他完全清醒过来。ARENA里面的牢房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的模拟天空的日夜更迭,所以更不可能清楚真实的时间,加之知念本身不靠谱的生物钟更是在还未进入ARENA之前就已经罢工。

他悄悄地活动了一下酸痛不已的手臂,生怕吵醒这只睡死的狼。似乎在知念怀里比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舒服,山田感觉很安全,即使撇开灵魂伴侣不谈,这种同盟关系在逃脱几率不大的前提下并不牢固。可是山田就是一头只相信自己直觉的狼,认定了什么,就永远不会改变。

比如,给他吃鱼肉的知念,为他包扎的知念,抱着他任他压痛自己胳膊的知念,为了他放弃逃跑机会的知念。

遇上了一个好人呢。他在睡梦中这么想。

山田砸砸嘴,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嘴边的毛,翻了个身继续睡。

【笨蛋狼。】知念在心里小声地责怪他赖’床‘,嘴角却无意识地弯成月牙的形状。狼看上去睡得很沉,尾巴扫过知念敏感的脚心,肚子上软软的毛一起一伏,在昏黄的灯光下自带一圈光晕,呼噜呼噜的声音把知念逗得快笑出声来。

【睡成这个样子,在丛林里会被吃的啊。】知念嘟起嘴,很是嫌弃这头傻狼的警觉度,同时母性光环发作地去检查山田腿部的伤口。

【是知念的话,就没关系啊。】脑海里,狼还未完全睡醒,鼻音有点重,调子听起来黏糊糊的。“知念”两个字叫得尤为亲昵。

可无论如何,这记直球依旧全场最佳。

牙白。

知念没想到他已经醒了。

随随便便就把人说成很特别的存在,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简直太狡猾了。

【醒……醒了啊……感觉怎么样?】知念在心里祈祷山田千万别马上睁开眼睛,不然他一定会看见自己透红的耳廓。

【唔……感觉不烧了,腿上的伤口也好多了。】

听起来很轻快的样子,可是知念知道,他的体温很高,伤口还在继续化脓,怎么会好多了……真是会逞强的家伙。

山田下意识想回转头舔一舔伤口,不料知念眼疾手快先一步用手捂住了那里,山田的舌头没躲开,就与知念的右手来了个亲密接触。

【不不不不许舔!】知念被这异常柔软温、、热的触感震撼到了,红着脸装凶,却不知自己本就很幼的脸庞配上这副表情有多可爱。

山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金色的眼睛看上去很是黯淡,但是湿漉漉的无辜却一丝不差地传达给了知念。一人一狼就这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三秒。

不妙。知念的脑子警铃大作,这只狼虽然一根筋,可是撒娇卖萌无一不精。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沦陷,不行不行都是立派的大人了不能这么随便!于是慌忙想要撤走右手。

幸好山田身为狼敏锐的反应力此时刚好在线,迅捷地用爪子扑住知念的手,缩不回去的趾甲小心地避开了娇嫩的皮肤。

啊啊又饿了……知念的手好香好想吃~

于是他得寸进尺地舔了起来。

从圆圆的透明指甲,一路缠绕着向上,吸^吮每一个藕粉色的骨节,舌尖拨弄突出的青色血管,啮~咬细嫩的指腹,描绘掌纹的形状,很好地照顾到了每一寸肌肤。山田就这样不知品尝了多久,直到抬头看见知念脸上堪比朝阳的红晕,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有多么犯规,也知道脸红地在一个劲往知念胳膊下面钻,留下狼屁股在后面害羞地不断摇着尾巴,好像这样知念就看不见他。

而此刻知念全身僵硬,满脑子想的都是刚刚的感觉。那么灵活又炙&¥热,如果不是在自己的手上……

Stop!知念侑李你在想什么!那只是个孩子啊!

山田翘起的耳朵还在害羞地一耸一耸,尾巴也抬得老高,在身后晃来晃去,努力吸引知念的注意力,好让他忽略自己正在害羞这个事实。然而此刻知念根本在走神,对山田的反应视而不见。反倒是山田,自己一个人做完坏事在那里自顾自害羞时,不小心听到了知念的思想。

【不,我成年了。】山田努力憋住笑,话语中带着点粉红色的少女般的羞涩。好像就在说人家明明还是纯情的未经人(略略略)事的少女,呸,少年。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

——我是来阻止谈恋爱的分割线xiuxiuxiu——

这边刚被DM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有冈兄弟,一瘸一拐仿佛丢了半条命地对着DM叫唤——我的弟弟我的知念他不要我哥哥我了去找那头只会流哈喇子的狼了哇——呜哇——哇——

好不容易让他控制住了情绪,这边刚洗干净自己的有冈桑下半身围了条毛巾就想起了风扇这档子,开始和DM瞎嚷嚷。DM无奈地解释了一番之后,也放弃了与他争论,只好听他情绪激动地大喊大叫。DM桑表示理解一个刚刚被哈喇子狼拐跑了弟弟的弟控的心理感受。但是这嗓门总这么大,吵得自己晚上会做噩梦的。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那么会做CG,为什么不做出他们两个任意一个死掉或者都死掉的画面给人工智能看!这样牢房就会打开,到时候我去里面接应他们就好啊……”有冈涨红了脸,把自己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和DM嚷嚷了一通。DM终于忍无可忍,怒地摘掉绕满了了圈的眼镜,扔给有冈一个闭嘴的眼神,脚一蹬转椅去掏耳朵。

“有冈桑,你的大嗓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我更想晚上冲进你卧室杀死你。你是不是不知道,ARENA的人工智能在接收到牢房里发生死亡的信号之后会怎么做。‘她‘(就让我们这么称呼人工智能吧)首先会开启生命探测仪,探测是否只剩一个生命体,或者是一个都不剩。如果确定发生死亡,’她‘才会开启牢房,如果扫描后发现自己被欺骗(死亡并未发生),你知道’她‘会怎么做吗?”

有冈大贵心里隐隐约约猜到了答案,但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只得摇了摇头。

“封死牢房,激光网切割。“DM用从未有过的严肃口吻一个字一个字说道,确保有冈听清楚每一个音节。

”生……生化危机?“有冈不禁毛骨悚然,除了这部电影,他想不出任何与这个字眼有关的东西。

DM点了点头,确认了他的说法。

”我不想对你的冲动加以评论,我现在只是想告诉你我目前的情况。昨天晚上,也就是你看到风扇突然恢复转动,那时候我已经被’她‘发现,并且修改了几乎被我动过的所有程序。’她‘差一点反向搜索到我的位置,但是我及时甩出了除监控以外的其他所有部分的位置作掩护,利用这个时间保护好了监控部分。所以说,我现在一时间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再次入侵别的部分。而且’她‘在发现我并修改完程序之后,直接开始维护、更新系统……你也知道,这两年‘她’的自我更新程度即将超越人类所能控制的范围,越来越完美,虽然还是被我找到了漏洞……快收起你犬类的崇拜眼神好好听我说!昨晚的损失太大,现在直接入侵已经基本不可能了。不过我刚刚得到消息,‘她’每周四,也就是ARENA每一期开始的第四天会在早六点到八点这两小时内自我维护,这与昨晚的维护不同,这次是会打开所有程序整个清扫。你知道,这一期的‘动物世界'举办周期为一周,后天,也就是周四将会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到时候我会把你安排到新一轮的BONUS里面去,这次千万不可以出差错……你弟弟心太软,那可是一只狼,一只活生生的野狼,狡猾又长于算计的生物……这次无论如何你要把他给我带回来,敲晕了也要带回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欠你人情没错,我也不会放弃帮你,但是我救的是人,我也希望他能珍惜自己的生命,而不是交代在里面。"

尽管DM这番话听上去近乎冷酷无情,有冈心里明白,他不是冷血,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任务,而这个任务的原本计划里,从来就没有那只狼。所以他没有义务一定救下那只狼。

可是,这样的话,知念……。

"有冈,我知道你现在想说什么,你想为那只你亲自接触过的狼辩护也好,心疼知念君也好,这些统统不是我的责任,也都与我无关。我只能保证为他提供一切可能的逃生机会,但选择权在他。我无权干涉,你也不要尝试说服我。一旦发生二选一的情况,你弟弟选了那只狼而不是逃出去,那么我也爱莫能助。以上我说过的希望保住知念君的话只是出于我单纯地喜欢这个孩子,和我本身的义务没有关联,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而不是情绪激动地向我倒苦水。"DM转了转椅子,端着他的咖啡继续到电脑前面开始不断敲击。

有冈看着他的背影,沉思良久……自己刚刚确实有些过分,也有点过于幼稚了。以DM的智商,有冈能想到的他怎么会想不到,只是在脑海里就丢进了回收站而已。有冈不禁为自己的言行感到羞愧。

"あの、ご免……辛苦你了……我去健身了……"有冈不敢再多说,只好去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再给DM添麻烦。

没错!我要振作起来!为了解救可怜的知念!

がんばれ!

——我是分割线祝有冈大兄弟长出肌肉长出肌肉——

知念由着山田的两只裹着绷带的爪子抱着自己的右手睡着了,手上属于狼的唾液蒸发殆尽,留下黏黏的感觉,还有山田的味道。知念一直很好奇,这只狼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很好闻,也会让自己瞬间安心下来。

为什么明明是这么一小只,却给自己意外可靠的感觉。

知念尝试着轻轻躺下,却不小心弄醒了睡熟的山田。

狼像是惊醒一样全身猛颤一下,迅速睁开带有困意但不乏警觉的眼睛。确定了没有危险后,知念立刻听到山田在思想里对自己大丈夫的询问。

【没事啦,快睡吧。】伸出手轻轻拍拍他的背,指尖插#入发硬的皮毛中,为他梳理紧张的神经。

原来他睡眠一点都不好,一点动静都会惊醒。这应该是常年生活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里的后遗症吧,知念默默地想,没有让山田听到。

摸着他的起起伏伏的脊背,知念把山田稍微搂紧了些。他好像又烧了起来,开始不住地发抖。

知念稍微抬起头,对着摄像头比了手势——

"他病了,需要药。"

这边DM看到了他们两个,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

后天叫有冈带退烧药过去吧,也不知道是否用得上了。

知念回想起这两天以来的经历,只觉得命运有时候是如此妙不可言。之前他痛恨这些巧合,可却无可奈何,必须接受。现在却不一样,他遇到了一只名为山田凉介的狼。如同第六感一般,而他就是知道,这只狼的出现,一定会改变他迄今为止的人生。

山田的尾巴再次盖上了自己蜷缩起来的双脚。

不是巧合。

是的。

他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生命。

无关乎幼稚的命定之人说法,无关乎灵魂伴侣间的互相吸引,无关乎什么多巴胺、荷尔蒙、去甲肾上腺素、内腓肽、苯基乙胺,

知念侑李,和山田凉介,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羁绊是因为,自私的基因,奇妙的脑电波,和随之生长的默契。

一个齿轮一个齿轮,一刻不差地完美咬合,才是他们的命运。

而人们通常把这种转动方式,叫做“灵魂伴侣”。

这世界上有很多人,把灵魂伴侣当作相爱的缘由。因为会相互吸引,会产生奇妙的联系,所以才会相爱。知念知道,自己绝不是因为这种无聊的原因,才会这么在意山田。他觉得这种思维模式基本就等同于依赖星座速配来选择朋友和恋人,毫无意义可言。

山田又舔了舔舌头,知念感觉到他的体温越来越热,几乎快烫到他的手。

【你会挺过去的,对吧?】

山田已经没有了回答。

知念知道,山田根本不可能立刻得到治疗,着急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他现在只能相信山田的意志力,不会让他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1,2,3……知念开始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时间。现在他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知念……】怀里的山田模模糊糊地说到。

【我在。】

知念脱下有冈给的衬衫,连同自己那件划破的衬衫,一同裹在山田身上,自己慢慢躺回水泥地面,把山田整个靠在自己怀里,用体温去给他取暖。

啊……水泥地果然还是好冰……

……………………………………

知念瞌睡虫属性上身,抱着滚烫的山田,就着冰凉的水泥地也睡得香甜。然而……

而知念睡醒的第一反应是……

woc什么玩意儿缠着我的腿!!

猛地睁眼一看,竟然是两条白花花的腿,以麻花的形式缠着自己的。

知念觉得自己的心就是腿的形状。

你……你你谁??

【我是山田啊,不然还会是谁?】

"哈?"

知念怀里的人顺着知念破了音的话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

一丝不(那个)挂的白花花人体……

【啊……】

"臭流氓!"知念一脚踹在男人结实的腹肌上,巨大的反作用力冲得知念的膝盖快碎了。

不管了不管了!知念赶紧拽回自己的衬衫,三下五除二地套上自己的上半身。

【那个……】

脑海里分明是山田的声音。

知念抬头看了看蜷成一团想要挡住某个部位的男人,他艰难地抬头看着知念,用一只手指着自己的鹰钩鼻。

【你先听我解释,虽然很难以接受,不过,我就是山田……】大眼睛无辜地眨呀眨,知念看着有那么一瞬间就要丢盔弃甲。

【我认识的山田,是只狼,不是人。】不行,知念闭眼摇了摇头,不可以被美(噼里啪啦)色(和谐了一个连上了一个系列)诱惑。

【如果我不是山田,谁还能和你这样对话?】

他说得对,这种心灵交流只能在灵魂伴侣间存在。这么说,这个,呃,人?真的是……?

【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并不完全是狼。我的祖先原本是人,但是由于外来者的入侵,我们被驱赶到了丛林里,渐渐进化地可以变成狼的形态。我们的部落,也是以狼群的阶层划分的。我们出生的时候,就是人类婴儿的样子,不过,再长大一些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变成狼。狼的形态是战斗力最强,也是最易于在丛林里生存的形态,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都是狼的样子,平时也更喜欢以这个样子活动。不发生意外的话,可以自由切换形态。但是渐渐地,部落里的很多人选择变成人的样子,走出丛林,像普通人类一样活着。这几年有些人回来了,他们都受过人类文化的教育,所以我多少也了解人类的知识……】

【等等……你刚才说,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自由切换?那刚刚是……】

【我刚刚因为受伤生病,身体不足以维持较为强大的狼形态,就本能地转化成人了。因为变成人的时候,身上的伤病就会加快痊愈的速度。】

【原来是这样……那……你的伤口呢?】

山田把受伤的那条腿小心地伸出来,知念看到上面的伤口果然已经开始结痂。

【手和脚呢?】

颤颤巍巍伸出来白嫩的手和脚丫。

竟然一点伤口都没有了。

【诶!?】知念感觉自己今天一定是在做梦,不然怎么会遇到科幻电影里面的场景?总结下来,自己的灵魂伴侣居然是……传说中的狼人?

【可以这么说……】

不行,知念感觉自己需要时间按来消化这个问题。他自己的欧皇体质真是到了max的程度啊,灵魂伴侣也不走人的道?

【那个……】知念摸着下巴思忖的时候,眼前晃过一路搓过来的山田的右手,他的左手还在挡着蜷缩起来的腿间处。

【能借我件衣服穿吗知念?】说完自己低下头脸红得不行。

【啊……变成人好麻烦,还是变成狼看着舒服些~】知念故意调侃他,手里还是迅速递上有冈那件完好的衬衫。

【欸?知念不喜欢吗( ▼-▼ )】语气立刻消沉下去。

骗你的。

怎么可能不喜欢。

棕灰色的清爽头毛,中分而蓬松着。好看的大眼睛,混血般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粉红润泽的唇,完美的下颌。还有甜甜的梨涡。结实的肌肉,线条流畅的双腿。白到发光的皮肤。

怎么可能不喜欢。

“山田君怎么一直不说话呢?”知念故意开口引导他说话,他想知道山田真正说话的声音是否与他在思想里听到的声音一致。

【刚刚发热太严重了,喉咙很痛,说不出来……还有,不用叫我山田君,直接叫我的名就好。】

凉……介?

牙白,这样叫出来太亲密了啦。

【知念……这样穿起来是不是很奇怪啊?】

知念沉浸在叫名字的小害羞中无法自拔,抬头看见山田的样子不禁噗嗤一下。

过长过肥的衬衫晃晃荡荡地套在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山田身上,故意开大的领口露出性(啊嘿)感迷人的沟(哦啦)壑。下摆当初了二分之一的大腿,模模糊糊的黑色在O型腿间若隐若现……

知念感觉浑身的血液高速上涌,头盖骨都快炸裂了。

无理无理……这样男友衬衫的感觉放在这个筋肉男身上一点都不好!

腹诽着一咬牙,脱(哎呦)下自己的裤子。

【拿去。那个脱下给我。】

山田有点奇怪,但是看到知念坚决的样子也不好多问,只得相信他。

“喂喂喂先别脱(那个)光啊我都看到了!!!”

“天啊那个裤子不是那样穿的!”

山田不懂怎么穿好裤子,知念只能闭着眼教他。虽然都是男人,可是想到是山田,知念就怎么也不好意思去看。知念的手手摸摸索索地找到裤链,一使劲往上一拉。

他听到从山田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呜咽。

【夹……夹到了……】山田几乎是用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

【!!!???夹到什么了???】可千万别是关键部位,将来要是不|孕|不|育了怎么办!

知念一着急睁开了眼睛,发现还真的是……拉链竟然夹住了某些卷曲的毛发。脸刷地红起来,不知所措地赶紧拉下。

然后又看到尺寸惊人的……

妈妈,我要长针眼了……

一通别别扭扭的动作,知念终于完成了解救小山田计划,站起身来好半天也从山田凸起的腿间带来的视觉冲击中缓不过气,身体里的小恶魔又开始蠢蠢欲动地脑补着什么不得了的画面。

好……好大(/▽\=)

这边山田假装摆弄裤子上的纽扣,耳朵红红地偷瞄知念宽大衬衣下摆下面伸出的两条雪白的腿,还有纤细无比的脚踝,和小巧可爱的脚丫。

我可能……山田赶紧坐下来平定呼吸……

然而他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坐下的视线降低,正好能看到知念背对着自己的细嫩大腿根,和圆润的臀(啊叻)部。

【那个……凉……介,身上还冷吗?】知念略带生涩地第一次叫他的名,背对着他假装系扣子。其实手指哆哆嗦嗦,把第一颗扣子扣进了第二个孔。

【不……完全不冷了……】

怎么会冷呢……

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兀自脸红心跳着,度过了平安无事的几个小时。

TBC.

推歌

From Y to Y (live)

这名字啊哈😂歌词也是
感觉这个翻唱版本意外地好听~就是太短了……残念……

我对不起大家……word崩掉了,新写的3000多字又没了……本来昨晚就可以更ARENA第四发然后开始码小短篇……sorry……
(ps:我已经放弃了word改用印象笔记,保佑我这次会安全地写完😂)
话说边回忆边码的感觉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刺激/捂脸……

突然想写驾校教练和学员的小短篇😂不开那个车……只是因为最近被晒黑了太怨念,同时想起了亚麻哒久远的倒车综艺……

感觉会很无聊啊,弱弱问一句……有人想看吗……?有个小红心或者评论我就写……

生命就像我团演出服,修修改改,又是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