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ody

炖不动肉小师傅&吐奶狗?
やまちね forever
小透明脑洞大 挤不出来嘿咻咻 码字吃土 宅心不死
然后 谢谢你爱我

【凉知】ARENA(番外)纪念日

说好的人兽(伪)

本来想写人(真)兽,后来觉得无法接受……只好作罢

有非肉部分,可以跳过了

字数不多不敢艾特#TT#

以下正文——

秋天某个凉爽的日子,被知念选中,作为他们相遇的纪念日,即使真正的那一天,并不如秋天那样美好。

可还是需要一点乐观,不是吗。

那一天他会取消所有日程,翘掉枯燥乏味的日本建筑史,花一整天和自己的伴侣,分享彼此仍未出现时的小故事。

原本,这些琐碎的事件完全不用说出口,凭借灵魂伴侣本身的精神连结就能很方便地瞬间共享。但两个人偏偏舍近求远,一定要坐下来,喝上一壶茶,有说有笑地娓娓道来。

这是他们的浪漫。

"咳,说到这个……我小时候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习惯。"

"是什么是什么?"捧着茶的某狼对着主动展开话题的人不停地眨眼,头顶的狼耳兴奋地动来动去……如果他露出来的话。

懒得嫌弃他,知念端正了坐姿,一本正经地开口:"幻想我的灵魂伴侣。"

"哦?想些什么?"

"ta是谁,来自何处,多大了,眼睛是什么样子的,会比我高吗?还是不喜欢吃茄子呢?"

"所以后面两个有关系吗?"

"怎么没有?!比我高作为条件一成立的话,作为条件二的不喜欢茄子就要好好考虑;相反如果不成立,那么条件二就可以pass了……"

山田费了好大劲才憋住笑,一本正经地放下杯子,用最亲昵的语气开口。

"所以知念桑,条件一成立,条件二不成立的话,结果是什么呢?"

【是我爱你】


END.

吐奶狗子叨逼叨:

第一篇连载
后面烂尾心情很复杂……可能智商不够吧撑不起整部的逻辑……
对不住小姐姐和大家的关爱……小姐姐为了提供脑洞和我绞尽脑浆,啊不,汁,微信聊了那么长一堆(这里的💗💗💗献给可爱的莫之小姐姐~)
也感谢仓老师,和大家的关注~说实话没想到会被老师点名(小萌新颤抖着手爪回复的,当时/笑)

嗯……
之后可能直到圣诞都不会再写文了
因为要专心学习/笑
他们那么努力,我也不能输啊

再次感谢!

感谢一直以来的陪伴!
我爱你们!!!!!!

我的加拿大老师说

Hey Chinese boys, do you want to marry a Chinese person?

她好棒啊

我就niao悄地立个flag

周末 ARENA番外

人   兽   (伪)  肉

然后我再niao悄地消失

哈  哈  哈  没人看见我

哈  哈  哈  哈  哈  哈

瞎立flag好开心!

我最大的愿望不算什么
只是,他们都好好的,健康着,用自己的光照亮更多的人
然后每一次写文的时候,心情都快要从嘴里冒出来
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跳动着,拼命地想要对他们说
我是真的喜欢你们呀

足够足够了

【凉知】攒rp点梗4 • The Third White

黑道
来源 @yuriyama3271 悟空~
各路bug及私设
尽力不去OOC然后我失败了
有肉 预个警

以下正文——

让我们打开礼物盒

里面的小诗很有名,是余光中先生的。

前阵子逛知乎的时候看到,读完却湿了眼眶。

这首诗很让我动容,所以,用非常拙劣的手法写给了亚麻七。

如有不适,请多包涵。

至此,所有点梗篇目全部完成,拖延症晚期患者给大家深鞠躬……特别是给悟空……对不起了啊……说好了早点的……

第一次点梗没什么经验,加上文笔本来就不好……但大家一直鼓励着我,包容着我,这样过来的。

而且确实有帮助哦~还有每次都是神梗的各位仙女666666😂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想到自己创造的在异次元的他们。那么坚强,那么可爱,然后所有不开心会一扫而空/调皮

会越来越好吧。这么想着,我先睡啦

晚安~

最近简直了
写完pocky game就薯条play
写完箱根就杂志访谈
/摊手/摊手
点梗的妹子们都是大佬,大佬……

【凉知】攒rp点梗3•箱根电车之旅

又名:箱根游记(起名无能/_')

来源:  @只想吃糖沉迷美貌无法自拔 球球!
希望你喜欢(*/∇\*)

。。。因为并不清楚实情 也没去过实地 来源为知乎 可能有所疏漏 请见谅 更欢迎捉虫

本篇设定为类似法旅中的交换日记 凉知两人每人一天 (虽然只有两天)

还有就是 OOC

以下正文——

06.16

To Chii ちゃん:

今天我起得很早。昨晚你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去箱根旅游……放下电话,我开始收拾背包。衣服鞋子洗漱用品收拾了一大堆呢(笑)不过最重要的果然还是财布吧(笑)

所以为什么,我会起早呢?

因为,我根本没睡啊!

是手机君的错!!!昨晚我把行李装好,冲了5分钟之后准备入睡(我换了丝绸床单哦~)然后!我想起来应该查攻略……于是!我,一直搜到天亮……🌚

然后!其实知念你很早就准备了……/累

8:00的时候我们在新宿站会合,旅行包是同款!因为是两天行,所以去了小田急特快窗口去买周游劵

在你专注询问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是什么呢?

浪💗漫💗特💗快‼️‼️‼️锵锵*★,°*:.☆\( ̄▽ ̄)/$:*.°★*

这个很棒喔~从新宿站到箱根汤本只要85分钟,而小田急快车+箱根登山铁路需要115分钟/惊吓!还有啊,车上的座位是两个人对坐,而且会有特供便当/Yeah~

最棒的是!只要另加890日元就可以get!

于是我说,我来付款吧,我们坐这个(浪漫特快)!

得到了同意的答复hhhhhh果然是财布就可以为所欲为\^O^/

到达汤本!

下了车就闻到了清新的空气,和拥挤的东京完全不同的气息呢……站里有好多小孩子,还有老人们   几个金发的外国人还和我们打招呼hhhhhh

由于想要坐上有名的海盗船,不得不放弃宫之下的shopping(ㄒoㄒ) 但说好了可以明天返程的时候去(ૢ˃ꌂ˂⁎)门把们看到伴手礼会超级惊喜的吧

话说这个已经是出游的习惯了呢(笑)

————————————

从汤本乘绣球花电车来到了强罗!

因为刚好是六月中旬,沿路有数不过来的绣球花!红色的电车周围全部是粉紫色的大朵绣球花,心情一下变得特别好呢~我还偷拍了好多张看绣球花的Chii哦

听说这里11-12月的强罗公园里会有漂亮的枫叶看,不过来得时节不对……

不愧是老牌公园啊,是那种法式的庭园呢~里面的植物园简直让人大开眼界!还有著名的白云洞茶苑

还是要感叹一句 和繁忙的东京果然不一样啊 

虽然只有两天的假期 可是真的庆幸来到了这里……不在休息日的缘故,庭院里来喝茶的人意外很少呢 甚至我们坐下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

夏日的风穿过厅堂 风铃在头顶轻轻地摇摆 品尝着抹茶和美味的点心  真舒服啊

因为今天出发很早,时间完全够用,我们真的在白云洞坐了好久……

抹茶 点心 植物 风和风铃 还有 你

玻璃之森……怎么说呢……kirakira的

整体像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别墅,里面的小摆设很有趣!我思考着或许家里面可以添置几件类似的?

我真的、超爱光之回廊!!!玻璃幕帘超——级高,上面可以发出五彩的光呢……是梦一样的美景啊

忍不住照了好多张照片

啊……sd卡……感觉一路下来会被撑爆呢(笑)

————————————

接下来是激!动!人!心!的飞跃大涌谷!!!

那个……虽然对我来说一点都不 激!动!人!心!

……

我在早云山的缆车里缩成一团完全不敢看窗外/抖_(:зゝ∠)_倒是Chii超级high地不停在拍照 一边咔嚓咔嚓拍着 一边感叹 “火山爆发大涌谷!”“蒸汽会从地面里喷出来呢!”

虽然睫毛不停地眨着的样子很好看

真的很好看呦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过来 里面好像闪烁着星星

(这个Chii总对我说 今天原话也送给你(

中途被拉下了缆车 

山ちゃん山ちゃん、芦之湖诶! 你超兴奋地对着远方湖面上芝麻一样的小船挥手

等着我哦!然后这么喊道

好开心啊 Chii很久都没像这样展露笑颜了

箱根!谢谢

我在心里喊到

……

吃到了可以延长七年寿命的黑玉子,真的是那种炭黑色……居然还有大涌谷限定Hello Kitty,穿着黑色鸡蛋壳,举着大涌谷字样的小木牌(笑)

感觉 鼻子被灌满了浓浓的硫磺(ノД`)

虽然脚踏实地让我稍微有点安全感(竟然能在这里看到远处的富士山?!),但是真的、真的对高空景色完全欣赏不来啊

放过我吧!!!

然后你就兴致缺缺地带着我继续搭缆车到了桃源台港(虽然从脸上完全显示不出,但我感受到了哦)

所以 真的对不起……

旅行的开始就让你迁就我了啊

为了弥补 在桃源台港的湖畔餐厅 我说 今天知念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全部由山田我买单!

很男前吧(笑)

可不可以开始被称作某人的英雄了呢?我这么想着

这是我的梦想哦  请给我这个机会吧

这里的猪排饭和香肠意外性价比很高 饱餐一顿下来的账单比预期少了很多

好像真的饿坏了(笑) 腮帮子吃得像小松鼠一样 恨不得把所有松果都塞进去 生怕别人抢走的样子(笑)

还冒出了知念の绝句——箱根,贯穿着我。

……贯穿……

——————————————————

还有、餐厅外的风景一级棒!

因为刚好位于芦之湖边 所以靠窗的位置上都可以欣赏到湖景!

饱餐过后 离17:00海盗船停业还有两个小时 我们就坐在座位上 清空思绪 什么也不想

以前拍探Q的时候有冥想(虽然私下没有尝试,因为真的超中二啊) 我想  或许和冥想有共通的地方?

那种  什么都不想 看着窗外的风景 不约而同地一起 分享安静的空气

好多年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呢

再次感谢箱根。

我又再心里喊到

坐上了海盗船!

中途船长热情地来打了招呼~超级专业!

芦之湖真的非常广阔,蓝色的湖水,绿色的树木,还有湖中央的红色鸟居……因为刚好下午,太阳还没有落山的迹象,湖中的风景看上去十分艳丽

船停在了元箱根港 走下去 拜了神社

“箱根神社始建于757年,深受开创江户幕府的德川家康等众多武士的信奉……‘’

✨✨✨是专业的介绍哦~多引用一些的话,整篇日记会不会显得很厉害(?)

并没有(笑)

天色不早了 我们坐上晃悠悠的登山巴士 回到了强罗 随后搭乘登山列车 回到了之前订好的酒店

叫做靜觀莊 幸运地订到了最棒的顶层房间(紫苑)有露天温泉 淋浴就在温泉旁边 可以和大自然亲密接触

故意订了只有一间卧室的房间……

写到这里的时候 Chii已经在身边爆睡了呢(笑)

睡姿一如既往 豪放呢

一条腿支起来 双手放在肚子上 被单被卷皱

估计明早又会见到超级赛亚人·知念了

不过 这样 才是我的Chii ちゃん

……

塞好了背角 我继续坐下写日记

啊 突然好困(oT-T)尸

其他的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呜哇……伸了个懒腰

那个……坐车时间有点久啊

……

想说……泡温泉的时候 看到Chii戴了那条钥匙的项链呢

果然很衬你

突然很得意怎么办(笑)

那个……锁骨 有那么突出吗

手臂上的线条有那么纤细吗

嘴唇 有那么红润吗

是……什么感觉呢 口㇀

啊……不小心睡着了……

听说你不久后要去法国,那时候,也戴这条项链吧?

感觉那条项链在温泉的雾气中会很好看 钻石的光芒会穿透雾气

不过 现在是夏天呢 没有       雾   ··

             |           气       ’

                       ·      ·  涼       介‘

06.17

To 涼介:

(结尾怎么回事啦,睡着了吗)

果然是早起看到你被子也没有盖 歪在床边就睡着了 脸上还挂着干透的面膜???

喂喂喂  浴衣袒露什么的 清晨的冲击性画面吗(笑)

拍下来/咔嚓

说不定能放到JUMP相册里?

美男子の睡颜fufufu😈

睡得真的好香啊 连动都不动一下

会感冒的啊

趁着涼介爆睡 我不客气地去冲澡啦~果然露天淋浴好舒服 面对着绿油油的森林 好像回到了人猿的时代呢 感觉很安心(?)

今天的计划是逛宫之下~然后搭下午的电车返回东京

出站后走一条很陡的下坡路 然后看到了超多的小店铺 每家都有不同的特色~

今天故意没有叫涼介你起床呢 结果醒来你超紧张 疯狂地穿衣服洗漱……

其实想让你多睡一会儿啦 最近忙到连轴转 前天晚上又没睡好

虽然你没有责备我 但还是要说对不起……

稍微有点、吓到你了呢……😂

宫之下的小工艺品都很精致,虽然价格贵了东京好多……不过说好了要给每位门把带伴手礼,不认真不行的吧

买了好多木制品,陶器,还有温泉周边  还有体验制作陶器的铺子

电视上看好像很简单,可现实里真的不太行呢……手指的姿势稍微变化,整个器皿的形状就会大不相同……

倒是涼介,莫名超上手诶……

果然是爱好做雪球,种玫瑰的男人吗(笑)

这么吐槽后,竟然用满是陶泥的手刮我的鼻子!

喂!(笑)

现在凶手就在我身旁安睡 要不要报复一下呢

Let's GO!

————

/

——————————————

/)(~

.  .  .  .  .  .

诶?纸页都被划花了

为什么被惩罚的人没有睡着啊!

啊啊啊别摸我

我        要

写           '*       (  

        /——                      '   。_

                                  侑李(Y代笔)

————————————————————

"喜欢我送你的项链吗,"

"Yu——ri"

肆无忌惮地释放撩人的气音,死死压住还攥着笔的小人。

知念有点慌张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吞下口水,知念小心地点点头。

"很喜欢为什么不戴?"

"睡觉了,谁戴项链嘛……"

"睡觉?和谁睡?"

"和你睡啊不然我和谁睡!快放开笔还没盖好呢……"知念有点不耐烦,没在意这句话有什么不妥。

"哦?和我睡吗?"

看到下方因为气血上涌而红透的耳朵,禁不住低下头舔了舔。

"你,你别过来!"知念害羞地竖起笔尖,对准山田的胸膛,眼睛一眨一眨地,煞是可爱。

才不信这一套,俯下身去就覆上了觊觎已久的果冻唇。

啊……原来是这样的滋味吗?

凉凉的,软软的,不像果冻,更像草莓布丁。

咚咚咚,两个人的心跳吵得很响。

"唔……唔……"

幸好反应快,不然笔尖真的扎入皮肤,又是一颗痣。

"你……"红透一张脸,却没有捂住嘴唇,来自山田柔软温热的chu:感实在不愿忘记。

自己期盼了整个青春期的,许多梦里才会出现的,

这个吻。

原来不一样呢,接吻的感觉。

"为什么还要靠近,真的扎到你怎么办……"

"你会躲的,我知道,"那人的嘴唇在上方开开合合,睫毛挑拨着自己的睫毛。

"况且,就算扎到了,那也是独属侑李的印记。我会很愿意的。"

俯下身去,又是一个吻。

人生初次的亲吻难免生涩,只知道简单的贴(,)合。

于是这时候,对方稍稍的chan~动,都会被min...感地捕捉到,随后心跳加速。

会暗自惊喜,是主动回应呢?还是加深的信号?

不论那种,只需要遵从本能就好。

撬开牙齿,深入chan~绵。

谁说初吻,是轻轻的才好?

END.

调查一下 不喜勿入

我看到很多女生,她们暗恋一个男生,并一直和他暧昧不清,但从未说出口。
这时候突然出现另外一个暗恋男生的女生,并且这个女生开始和男生走得很近,并且,貌似那个男生更喜欢后面的女生一点。
于是,最开始的女生,开始各种发pyq说自己不开心,开始讨厌她,并在背后侮辱后面的女生。

我想知道,如果你是最开始的那个女生,你会怎么做?

(啊日常有感……欢迎提出想法!)

【凉知】ARENA(6 /完结篇)さよなら

迟到的七夕快乐。

全员OOC 无比惭愧 如有不适请关掉此文

以下正文——

——71——
树林里很安静,我们坐在树下,正午的太阳恰好被浓密的树荫挡住,空气意外地凉爽。慧轻轻地把背贴在我的大(啦啦)腿外侧,他睡得不很安稳,不时地扭动精瘦的躯干,那些纤细的骨骼几乎硌疼了我。真理子向我讲过,慧通常会对人隐藏情绪,我们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当真理子进入牢房之后的第二天下午,她才发现慧其实很久没有进食;第三天晚上BONUS开始,真理子和慧被迫分开,那时他第一次叫出了真理子的名字。

大概是那种,外表令人看不透,骨骼却坚硬到隔着血肉也令人心疼的孩子吧。

我拍了拍他的背,哄小孩似的手法笨拙地有如我姐姐当年。不过,在他身上倒是意外地奏效。我又把手指chaa入他的浓密蓬松的背毛里,轻轻按摩,他似乎很享受,不时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种回应让我安心,让我知道我是被信任的,在我面前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展露自己不设防的一面。
慧的呼吸很稳,脊背以几乎不变的节奏缓慢起(略略略)伏,和我的手掌tieee合,就像另外一种形式的回应。我不知道他怎么能做到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游戏里保持镇定,但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真理子如此喜欢他。他,和真理子是如此地相像。像到我几乎可以怀念起真理子安详的睡颜。

而,她现在永远地睡去了。一如往日。

我是个迟钝的人,很多人,很多事,直到他们离我远去,我才开始意识到一些此前从未意识到的东西。
而现在,我面临着的,是生死瞬间的险境。不知为什么,这种时刻总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越是危险,越是令人冷静。

真理子,她与我做了几个小时的伙伴,虽然短暂,却使我受益,并会永远铭记。她坚强,智慧,勇敢,这些使她无比美丽。她是我所见过的,除妈妈之外最完美的女性。
有些人,是生命中的惊鸿一现,也是雪中一枚深刻的指爪印。真理子是,死掉的那只狼也是。

可我唯独,唯独不想他是。

如果说我的生命是一片雪原,那么我希望他是干净的白茫茫中唯一的那株梅,永远盛开,永远都是独属我的一抹真红。漫长生命中,无数飞鸿来了又去,只有他在那里。我活100年,他也是100年。
无数的红线自手腕处的文字生长蔓延,穿越界限,在彼方扎根,生长。一点点地,一点点地,两个世界之间的羁绊愈渐加深,两个人可以心意相通,直到同生共死。
我可以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怨恨这缘分,因为我从来都是那一片寸草不生的雪原。可红梅的茎秆挑破了我的皮肤,根须穿刺进了血肉,我的每一个细胞,最后都将与他不可分离。甚至,如果他死去,我也会了无生意。
可他是我生命中的唯一那个,照亮我的存在,因为这一点,我不再有任何机会去恨。相反,我甚至对他萌生了爱情,又怎么可能恨。

山田凉介。我在心中一遍一遍默念他的姓名。这四个字像一把尖刀,每一笔都在心脏上划出血淋林的伤口。我任由自己这么做,仿佛这样,就不会因为浓重如毒的思念而痛彻心扉。

|||||||||||||||||||||||

当清晨第一声鸟鸣响起,”他“刚好醒来。习惯性地探出舌头舔(啊啊)舐我的皮肤,就像他曾经做过的那样,用这种撒娇一般的方式确认我的状况。热热的舌头舔着手臂,麻酥(呃啊)酥的感觉触动了发笑的反射弧。我推开了”他“。

我一点都不想笑。

我又在心里呼唤他的名字,仍然徒劳无功。

”他“大概是看见我失神的样子,扑到我怀里探出脑袋使劲向上*舔我的嘴角,舌上的倒刺几乎把嘴边的皮肤划破。
虽然不是他,但也是个温柔的孩子啊。

当类似伴侣的生物以惊人相似的方式给予自己伴侣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作为当事人的自己难免会多出几分迟疑和留恋。

我还是推开了他,小心地抱起慧,示意我们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即便,我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
把”他“当作替身这种想法,我希望自己再也不要有。
因为是背叛,无比恶心的背叛。

||||||||||||||||||||||||||||||

——32——

空气中都是烟尘,鼻子被刺激得又痛又痒,我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然后我醒了。

不对不对,知念呢?

我在心里大喊他的名字,无人应答。精神领域中只有我们知道的那个地方,与其说空无一人,不如说是一片死地。我甚至,几乎进不去那里。
怎么回事?
我试图站起来,爪子一打滑,又摔在了地上。该死的女人,我在心里咒骂她。
周围一片漆黑,我尝试着站起来四处查看,上下左右前后全部是密实的乱石。我被困住了。

我为什么会被困住?

记忆,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耳鸣。

我沿着知念留下的血味一直走,走到了一座小山下面。那座小山被一片平静的水域环绕着,周围是缭绕已久的雾气。这种景色十分不符合雨林的设定,于是我跳下了湖,游到了小山的左侧,然后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那是一面墙。也是界限。
我顿时欣喜若狂,特别是当我看见半山腰处恰好有一个不能轻易发现的门把手的时候。

我拼命地用脚底磨出茧子的肉垫来保证摩擦力,因为没有趾甲,我不得不这样做。”不要信任柔软的草丛,下面必会有尖刺穿透脚掌。“多少年来,这句话一直作为我的处事方式。靠着这句话,我奇迹般地在脱离狼群的环境中活了下来,奇迹般地复仇成功。我一直坚信着,这句话是正确的。
我看了看前方,跑了过去。山上盘曲的松树下埋着的老化的松针刺伤了肉垫,我没时间管。
我今天想错一次。为了知念。

正当我快要握住那个把手的时候,它瞬间飞了起来,飞到了空中,飞向了我达不到的地方。
不——我猛地扑过去,好像它真的是我的希望。
然后我就被爆炸的冲击波弹飞,和那只把手一样。

令人眩晕的耳鸣好在没有持续多久,我趴在地上缓了缓,有什么冰凉的东西硌到了我的肚(那个)子。
是那只门把手。

看样子,那个门已经被人从外面炸开了。估计现在外面会乱作一团吧,ARENA,会怎么样呢?炸门的人会是那个什么鱼肉大贵吗?

该死,耳鸣又来了。
我没时间想了。

|||||||||||||||||||||||||

”博士!丛林赛场的门被人炸开了!变种狼本体失去联系!“
”你慌什么。“女人保持着那个曲腿的姿势,慢悠悠地转过椅子。“他的小朋友手腕上没有多出来的文字,所以他还没死。“
”可是……离爆炸点那么近,不死也得丢了半条命啊!“
”你心疼了?“女人嘲讽似地看着那个staff,”不用担心,“
”快死了就治好他,反正,实验完成之后也是死。“
staff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女人。早上她来到ARENA,高层的人也在旁边,像是合作伙伴的样子,他就隐约猜出她可能是居于社会上层。研究变种狼,这么大的资金需求量不可能她一个人负担,而要取得赞助就不可能隐瞒实验对象的身份以及内容。所以说,高层是知道了变种狼的存在。按照法规,变种狼属于珍稀动物,随意杀戮会遭到法律的严惩,而这件事显然是经过了高层的默许……
可能会是个了不起的实验吧。他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

||||||||||||||||||||||||

——32——

肚子好痛。
我低下头看着痛处,那是一柄陈旧的匕首,锋利却丝毫不减。那冰冷刺骨的物件正好半插在肚子上,鲜血花花地往外流,流到了身下的白衬衫上,赤红的血液使得那件破烂不堪的衬衫看上去十分血(诶诶)腥。

等等……白衬衫……?

我抬起头,一双令我朝思暮想的眼睛映入视线。
“你……不是他……”他用无比绝望地开口。
那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饱含着愤怒,绝望,和疼痛,哗哗地流下。眼泪冲掉了鬓角的泥泞和血迹,落在我刺入他脖颈的脚爪上,烧灼着我。原本应该被剪去的趾甲里面有些污泥,其余全都是他的血。
我触电一般放开他,急切地对他嘶吼,拼命想要告诉他,我就是他。

“不,他生病了,说不出话的……”他无奈地摇摇头,干裂的嘴角裂开一个很大的血口。
“我明明不想笑的……”他皱着眉抬起手去摸脖子上被我抓伤的部位,脸上是我看不懂的表情,“我不明白……为什么……“

他对我举起了手,细嫩的手指上布满了泥土和伤口,指腹上是新鲜的血液。

眼泪不断地顺着他的眼角滑落,他勉强地支起身子,脚掌血肉模糊。我看到不远处似曾相识的发出淡淡绿光的地面。

“你,和他很像……那个他,也和他很像……你们……就像二分之一的他……可你们都不是他……”他的话比那把匕首还尖锐,刺痛了我,也让我明白过来这幅身体并不是我自己的。为了确认,我低头看了看右前腿,上面的毛果然完好无损。

我在心里疯狂地呼叫他的名字,知念侑李,知念侑李。而我的爱人,他就在我的面前,却根本听不到。

怎么回事……

|||||||||||||||||||||||||||||||||

”芯片受损60%,目前仅支持语音功能,影响力,50%。“
一个女人紧扣住戒指,骨节有点发白。

”重复,变种狼二号,杀了他。“

那个女人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大脑顿时变得混沌无比。我能感觉到这具身体正在脱离我的控制,后腿开始发力,准备做出扑(嘿嘿嘿)倒的动作。

我紧闭双眼,身子往下一沉,匕首触到地面,刀身又没入一截。痛觉帮我夺回了部分控制权。
我能感觉到内脏被刺破,肠*子也被划得七零八落,我的口中不断涌出鲜血,浸入泥土中。疼痛没有使我眩晕,我死死地抓住地面,保持清醒。

”芯片受损80%,语音功能受损,影响力,20%。“
果然是这样。那柄匕首,恰好刺入了埋在这身体腹部的芯片,只要我毁掉芯片……

”停下!你会死啊!“耳旁,知念嘶哑的声音震耳欲聋。更多的泪水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我从没见过他这副样子,那么悲伤,那么难过。
心脏也好像被贯穿了,他一定不知道,他的这副模样,带给我的痛苦比那柄他亲自扎入这身体腹部的匕首到底多了多少。
”停下!你给我停下!“知念疯了一般地往我这里爬,碎石磨破了他的膝盖和手掌,浓郁的血味弥漫开来。”你不是想要杀我吗……动手啊!“他哽咽着,抱住我的头,强迫我咬住他的脖子。
”告诉你……我死了,你和他……都能活!”
“……可你死了……我和他都会死……“泪水滴入我的眼睛里,渐渐地,开始模糊不清。

”你……和他一样……不应该被束缚……我……我死了之后!你们……都可以回到、回到你们的家……“
太阳没有如常升起,天色越来越暗,我几乎看不到他眼睛里的光。
我试图挣脱他的钳制,可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竟然逃脱不开。
对了,我的肚子上还有一把匕首啊。

我想对他笑,告诉他这没什么。不过是一把匕首,我命还很硬,死不了。
可狼不会笑。

他看我迟迟不动,于是抽出那柄匕首,让我叼在嘴里。随后让那闪着银光的血刃贴到自己的颈动脉上。
“这样……可以了吧……”他微笑着,另一只手抚上了我的右腕。
“我不知道……你的这里有没有铭文……不过……他的这里会出现我的铭文吧……”他放开那只手,缩回去使劲地抹去眼泪,眼球比眼角更红。

“他……会因为那个……记得我吧……”

“你可以跟着他生活……他虽然有点笨……有点贪吃……却十足地可靠呢……我是他的灵魂伴侣……我可以保证……”

他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全身都在用(*)力颤(~)抖,握住爪子的手几乎弄疼了我。

“……他……他最喜欢吃草莓了……“
他摊开另外一只手,两颗鲜红的草莓安静地躺在掌心。

”如果你见到他……请代我告诉他……“

”我爱他……”
”世界第一爱……“

我知道。

可我已经不能回答他了。

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我看到了女人穿着的白色制服套装,和不远处手术台上的发亮的手术刀。

临死前,我还是改变了主意。

“女人,拿起那把手术刀,自杀吧。”

|||||||||||||||||||||||||||||||||||||||||||||||||||

“知念!”有冈大贵从背后打掉了狼嘴里叼着的刀,紧接着,知念的身体应声倒下,怀里抱着的狼早已断了气,肠@子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有冈颤抖着手探了探脉搏,还活着。

“我们回家吧。”

有冈花了好大力气才掰开知念的手臂,然后把知念打横抱起来。

狼的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血液在其中肆意飞舞如裙摆,蔓延盘旋,最后整颗变成了血的颜色。

他叹了口气。

还从没见过会流泪的狼。

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出了炸开的出口。

さよなら。





//////骗你的,看下方\\\\\\

昏暗的走廊尽头,有一只白色的猫。它有一双金色的眼睛。

有冈感觉手腕好痛,低头一看,上面慢慢浮现了一行字。

有冈就着蓝色的灯光勉强挤着眼睛读了出来。

“我、困、了?”

啥????????

【你不救,那么我去。】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

白色猫咪迈着快步擦过他身边,末了给了他一个眼神。

一股冰冷从脚跟瞬间没过头顶。

【反正我是你的灵魂伴侣,是死是活,你看着办。】

有冈回头,猫的身影消失在倾盆大雨中。

啥????????

|||||||||||||||||||||||||||||||||||||||||||||||

——32——

我醒了,这一次我可以确认。

不对,死了之后不是应该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吗?怎么还是一片黑漆漆?

另外一个可能性使我几乎原地跳起,可是头顶的乱石不能让我这样做。

我……还活着?!

外面隐隐传来雨声。我想起了知念受伤的脚掌。

我要找到他。

这么想着,我叼起一段尖锐的树枝,弓起身子,刺入腹部。

强烈的痛苦使我几乎晕厥,果然是自己的身体吧,刚刚那把匕首都没有这么疼。

可是高兴。高兴得快要哭泣。

|||||||||||||||||||||||||||||||||||||||||||||||

女人仍旧坐在椅子上,套装被血染成了红色。

“芯片经实验,种植入实验对象腹部,实验者方可通过特殊器(啊嘞)具与芯片进行精神链接,从而控制实验对象。在灵魂伴侣的条件下,可阻止心灵感应。实验结果,芯片被实验对象损坏,导致精神反噬,变种狼实验,失败。“

因为爆炸而损坏的监控探头传来的画面里,一个穿着白色和服的少年抱着一只受伤的狼,慢慢走了出去。所过之处,沿途的工作人员和警务,全部暴毙。

||||||||||||||||||||||||||||||||||||||||||||||

”据可靠消息称,日本某座ARENA遭受不明恐怖袭击损毁严重,其中工作人员与警务仅5人幸存。投资方由于不可公开原因资金链断裂,将取消投资ARENA项目。资料显示,该投资方投资项目涉及全日本90%的ARENA产业,可靠数据显示,预计明年全日本80%的ARENA关停……“

”喂喂喂少看点电视啊你,明天还有课啊。“山田凉介抓起遥控器熟练地关掉电视。
”不行!我要看大野智!“知念侑李的小脸已然已经鼓成了一个小包子,趁他不注意手脚麻利地夺过宝贝遥控器。
然后顺理成章地被扑(了那个)倒。

两个人在沙发上你追我赶,拖鞋漫天乱飞,头发乱成了鸟窝。最后两个人都没了力气,双双倒在了沙发上。
”话说……大酱已经和慧同(嗯嗯嗯?)居了?“
”管他们干嘛,先把遥控器给我!“
小恶魔脑子里的坏水已经快冒出来了,伸出两只小爪子就开始挠身下人敏(哔哩哩)感的腰侧,立刻收获了爱人的求饶。
“无理无理无理!”

山田的衣服被他自己扭得翻了上去,坚实的腹@肌暴露在空气中,肚(累啊)脐下方有一道形状可怖的伤疤。
不管多少次看到,还是会心疼。知念轻轻地抚摸那道疤痕,生怕弄(嗯啊)疼了他。

“完全不疼了哦。”山田看着他,投去一个令人安心的wink。

“而且,你再摸下去……”山田用下&&身顶了顶知念,某个坚硬硕大的物体顶得他红透了脸。
“明天还有课哦~”说话的人手已经探入了裤腰,握住稍小一点的东西,开始把(略略略)弄着。

“流……流(。)氓……”嘴角却是笑着的。俯身下去亲吻自己的爱人。

さよなら~

END.

@莫能逢之  @独居的一只老仓鼠 献上我诚挚的膝盖(*/∇\*)

TO大家:这么长时间,断断续续地不定期更新,小学生作文,混乱的叙事_(:з」∠)_
就算是这样,也有天使愿意点亮小红心和小蓝手,然后留下一条条评论……想说的话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感谢一直有你们!

PS:番外开车,等我,先睡了。

那个……对不起大家……
飞机各种晚点导致我本地时间中午才到
途中感冒 两天总共睡了不到六个小时
现在身体有点吃不消……
乞求大家原谅……

/Arena,点梗两篇的大纲思路全部都定好了,09.05开学前一定更完/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